网站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了解靖边 人文靖边 物质文化遗产 正文
 大夏国都统万城遗址
恢复窄屏
发布时间:2020-05-14 来源:靖边县人民政府

  

  统万城,俗称白城子,位于陕西省靖边县最北端的白城则村,距县城50公里。它是我国东晋时期匈奴大夏国的都城,坐落在无定河北岸的沙漠里。“统万”的寓意是“一统天下,君临万邦”。它始建于公元413年,为匈奴铁弗部首领赫连勃勃征发秦岭以北十余万各族民众历时六年而建成,距今已有1600年的历史。

  统万城是我国境内唯一确知的匈奴城,唯一的沙漠古都。1996年,统万城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11月国家文物局又将其列入最新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3年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中国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单位,同年被陕西省政府确定为陕西十大文化旅游景区之一。

  统万城的创建人是匈奴族末代单于赫连勃勃,他本属匈奴族铁弗部人,因其父西单于刘卫辰被魏所杀害,遂投奔后秦,颇得信任。等他羽毛渐丰,就不甘寄人篱下,于是拥兵自立,于公元407年,以鄂尔多斯为根据地建立大夏。疆域极盛时,据有今陕北、关中、内蒙古河套地区、甘肃东南部、山西西南及河南西北部,成为北方一大强国。这时他认为自已随母姓不合理,故改姓赫连氏,意思是,帝王系天之骄子,他的威赫与天相连。

  起初赫连勃勃居无定所,后来势力渐长,遂于公元413年,动用北方各族民众十余万人,大兴土木,修建都城。据《水经注》记载,都城是在西汉奢延县城基础上扩建而成。建成后的统万城规模宏大,建筑壮丽,城内人口最多时达到七八万人。作为一国国都的统万城,集政治、文化、军事中心于一身,达到空前的繁荣。

  公元425年赫连勃勃病死于统万城,享年45岁。其子赫连昌继位,仍都统万。两年后,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攻陷统万城。其后不久,大夏国亡。北魏改统万城为统万镇。北魏太和十一年(公元424年),改设夏州,以统万城为治所。隋初改为朔方郡治所。隋末地方豪强梁师都据统万城称帝,国号 “梁”。唐贞观年间以其地复为夏州,置都督府。唐天宝元年 (公元742年)改为朔方郡,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复为夏州,统万城仍为州治所在。这一时期,统万城基于原来都城的政治中心所形成的社会,经济环境,仍然为鄂尔多斯高原南部最重要的城市和中心。特别是在晚唐、五代、宋初,统万城与敦煌、河西间交通和交往频繁,其间的主要通道均以统万城为中心,连接关中、中原与西域,是当时丝绸之路最重要的主干道之一。公元881年,唐僖宗封党项部族首领拓跋思恭为夏州节度使,统万城于是成为党项部族的根据地。党项人建立西夏后,统万城成为宋与西夏争夺之地。北宋淳化五年(公元994年),宋军攻破统万城,宋太宗以统万城 “深在沙漠,难防羌族窃据”为由,下令毁废统万城,迁民20万人于今横山、米脂、绥德一带居住。统万城作为大夏国的都城虽然只有15年,但作为北方军事重镇却有着近600年的历史。

  统万城遗址全部为夯土建筑遗存,城市的基本格局仍旧保留,即由外郭城和内城构成多重的城堡工事,内城又分为东城和西城,即由东往西依次为外郭城、东城和西城,被当地群众称为头道城、二道城、三道城。部分城垣、城门、马面及角楼遗存清晰可辨,城内主要建筑道路均已无存,仅遗留下高大的夯土台基。根据航空影像分析,仍可看出城西北角的护城河及城内开渠引水的痕迹。

  外郭城因迁就地势和包容最大限度的面积,颇不规则。平面呈曲尺形,周长13865.4米,面积7.7平方公里,它是居民集市聚集地。

  内城平面呈长方形,被南北向城垣分隔为二。东城是公廨衙署集中地,西城为皇城。东城周长2566米,西城周长2470米。两城四角均有突出城外的方形或长方形墩台,其中以西城西南角墩台最为高大,现存高度达26.62米。统万城城池坚固,牢不可破,城墙上建设稠密的马面,东城马面22座,西城乃中央政权所在地,安全防范更是头等大事,所以马面多达38座。这些马面均长于城墙数米甚至更多,当敌人攻城时,可从其后射击,马面紧密,射击的石头可以相互交叉,致使敌人攻不到城下。西城南垣一号马面,它长出南墙17米,中空,俯视呈方形竖井。内壁光滑陡直,无门洞,南北壁面有擦洞和楼板残迹,推测由顶部边缘搭木梯上下而出入。据考证,此马面是中空的仓储建筑,亦即史书上记载的“崇台密室”。这样的马面仅有两座。统万城的马面兼作仓储之用,这在我国城建史上是非常罕见的。

  西城保存最好。四面各有一门,东门为“招魏”,即招降魏国;南门为“朝宋”,表现出其联宋抗魏远交近攻的战略思想;西门为“服凉”,意即要征服河西走廊的西凉、北凉;北门为“平朔”,就是要平定河套以北地区朔方。东、南二门仅存基址,西、北二门瓮城轮廓尚存。在城中央,矗立着高大的夯土台基,2004年加固修复了它的基座。它就是史载的永安台,是当时赫连勃勃处理朝政之处,公元425年赫连昌即王位于此。永安台现存高度19米,是城内的制高点。根据 《统万城铭》记载,当时除了皇宫正殿永安殿外,南北均有离宫别殿。有过冬的温室、避暑的凉殿,寒暑无殊。城内遗物丰富,出土有汉代至宋代的铜印、铜佛像、铜镜、钱币、石碑、瓷器、陶器及建筑材料等。

  统万城不论是城垣还是马面等,一律用苍白色土经锅蒸后再板筑夯实而成,故俗称 “白城子”,其建筑材料主要是石灰、石英砂、白黏土,类似现代建筑广泛使用的三合土。据 《晋书》记载,该城修筑是由赫连勃勃手下的亲近大臣叱干阿利负责的。此人性情残暴,他在巡行工程时若发现墙面能被铁锥刺进一寸,施工者即遭斩首,尸体亦被筑进墙。因而城池虽为土质,却坚硬如铁,这也是统万城雄姿尚存的主要原因。

  赫连勃勃在此建立大夏政权的时候,曾赞美这里 “美哉斯阜,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未有若斯之美。”可见,当时这里水碧山青,林草丰盛,风光宜人。之后由于长期的、大规模的民族间战争所造成的兵燹、践踏,使地表植被遭受破坏,故此引起下覆暗沙翻为明沙,在风力作用下,形成流沙移动和地面沙丘堆积。这种沙漠化过程在唐代即开始有记载。

  统万城遗址沉睡于浩翰的毛乌素沙漠,直到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陕西怀远知县何炳勋奉命调查统万城,才确定了该城即为夏州城。从此以后,统万城遗址渐为学界所知。新中国成立后,国内外考古、史学、地学以至生态学等有关学术界人士对统万城遗址给予强烈关注,统万城已成为一个多学种争鸣、解剖、论证、求真的现实课堂。随着近年学术争鸣的深入开展,统万城的知名度得到不断提高,一个新兴的学术旅游热点已经孕育诞生。

分享